·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輯先秦遺墨 探瀘陽簡史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5/24 17:46:17

  首先,要了解有關于“里耶秦簡”這個知識點。里耶秦簡,是指2002年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龍山縣的里耶鎮發掘出來的秦代木簡。在1號古井和2005年在其北城濠的遺址中,先后發掘出3.6萬余枚秦代簡牘(合計約10多萬字)。其數量幾乎相當于此前發掘的秦簡總和10倍。學術界認為它是繼秦始皇兵馬俑之后秦代考古的又一重大發現,可以說,這就是半部《秦史》。

  里耶鎮,在秦時是遷陵縣城。據考古學家們推測,因為某種緊急原因,需要銷毀政府檔案(包括戶籍簡、地名里程簡等行政管理和刑事訴訟文檔),誰知在慌亂之中(也有人認為是縣政府定期的銷毀工作),只是把這些東西丟進井里就了事。誰知這一丟,竟然遺留下稀世珍寶,在2000多年后震驚世界。

  “里耶秦簡”的紀年,從秦王嬴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到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跨度達15個年份,有大量的政府公文,其內容多為行政管理和刑事訴訟文檔,所涉范圍甚廣,如經濟、軍事、刑法、算術、記事等,里面有大量的郡縣建置史料。

  這些郡縣史料,大大補充了東漢班固所修《漢書·地理志》(以下簡稱《漢志》)里地方郡縣史料的嚴重不足,所以是地方史、地方志和歷史地理學研究的極好對象。通過它們,有的可以與傳世文獻相映證如“成都”縣,有的會大大提前其置縣時代如“僰道”(今宜賓市)、“資中”(今資陽市)等,有的還要填補空白,如“洞庭”郡,這使得以往對秦郡36或48之成說又得進行重新檢討。其中,就有對于瀘州市極其重要的“江陽縣”。

  稀世珍寶閃亮登場

  敢這么大膽地說,那是需要十足底氣的。瀘州人終于有了這個底氣——這是因為,2002年從湖南省湘西州龍山縣的里耶鎮發掘出來的木簡《里耶秦簡》里,赫然有著“江陽”的記載。

  這是最新出版于2018年12月(實際上是2019年5月即本月才發行的,因此是最新的史學情報),由陳偉主編的《里耶秦簡牘校釋》(第二卷)編號為“9—628”木簡所記載的——

  9—628“江陽簡”
  〼□士五(伍)江陽閒陽痤。
  〼到,亟更上□ Ⅱ  (9—628)(注:其開頭的“士五”2字是小字)

  這個珍貴的木簡(筆者稱之為“江陽簡”)上,不僅寫著“江陽”(江陽)二字,而且還有一個叫“閒陽”的“里”名(里是古代最低級的管理層級,里有里正),于是,“江陽簡”的橫空出世,這一下不僅確定了秦代就有了“江陽縣”,而且還有一個小小的“閒陽里”。

  今天我們所見的關于“里耶秦簡”的一些圖片,其實原來出土時的狀態都是錯亂、混雜的,都是經過考古學家們“白頭搔更短”地精心拼湊、釋讀而成的,因而其本身就不可避免地有著許多文字的丟失、位置的錯亂等情況。上面的考古專業符號“〼”就表明其前后有文字丟失(可能有多個字),而“□”呢,則說明這里有一個字不能辨識(一個□代表一個字)。

  該“江陽簡”的前后,分別有一塊記載著“廿八年四月癸未”的木簡(木簡編號9—624和653綴合,簡稱“28年簡”。這必定是秦始皇二十八年即公元前219年,亦即秦始皇于二十六年統一中國后的第三年,因為秦二世僅在位3年),和“卅一年后九月庚辰朔戊子”(9—630和815綴合,簡稱“31年簡”。公元前216年)的木簡。

  由此,我們可以據此推斷“江陽”縣存在的時間:由于“里耶秦簡”最早的紀年是秦王嬴政二十五年(公元前222年),最遲是到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因而從現存簡牘的情況看,“江陽”縣最遲在公元前208年就已經有了,距今已達2227年之久了,這完全確定無疑。簡單地說,酒城的酒客們可以大聲武氣地吼:“江陽”縣至少已有2227年的歷史了。

  當然,我們還可以想象得更加樂觀一點:即以這相鄰3個木簡,即該“江陽簡”和“28年簡”“31年簡”里所確定的時間段,即以其中最遲的秦始皇三十一年(公元前216年)來計算,那么“江陽”縣也有2235年之久了(不過,由于這些簡牘是混雜的,還需進一步確認)。

  過去的江陽縣建置之說

  歷史建置沿革,是研究一個地方歷史基礎的基礎,因此歷來受到文人最廣泛的研究。

  從文獻而言,最早有“江陽”記載的史料是《史記》卷19《惠景間侯者年表》,它記載了江陽侯國(縣級侯國)的情況(《漢書》卷17《高惠高后文功臣表》也記載了,但多人姓名和封侯時間有所不同)。第一個分封在江陽縣的是江陽康侯蘇嘉(《漢書》作“蘇息”),他是于漢景帝六年(公元前151年)四月壬申,以趙國的國相(相當于太守)身份而得封封戶2541戶,其原因是他曾經率軍參與鎮壓吳楚“七國之亂”,后于漢景帝中三年(公元前147年)去世。懿侯蘇盧嗣位,漢武帝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去世。蘇明嗣位,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去世。蘇雕嗣位,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坐酎金成色不夠失侯。

  按照漢朝的制度,當一個縣分給某侯,成為侯國,其賦稅等就由朝廷收取而改由縣侯收取。當縣侯因為犯罪或者無子而“國除”時,依然恢復為原有的縣。因此,蘇氏這一家族封侯—失侯的過程,其實就是江陽縣—江陽國—江陽縣不斷變化的過程。

  其次是《漢書》,其《地理志》“犍為郡”條下12縣有載:“犍為郡:……江陽(縣)?!?/P>

  漢時期的《水經》卷33《江水》記載:“(江水,即今長江)又東過江陽縣南,洛水(即今沱江)從三危山,東過廣魏(郡)洛縣南,東南注之?!糲卣澩?,據江、洛會也。漢景帝六年封趙相蘇嘉為侯國,江陽郡治也。故犍為枝江都尉,建安十八年,劉璋立。江中有大闕、小闕焉,季春之月,則黃龍堆沒,闕乃平也?!保ㄗⅲ浩渲寫痔遄質薔?,非粗體是酈道元的注)

  東晉常璩《華陽國志》卷3《蜀志》:載“江陽郡”條下的“江陽縣”:“江陽縣:郡治。治江、洛(今沱江)會?!懈灰逖尉??!?BR>
  以上這些早期的關于江陽縣的史料都十分寶貴,但都有一個重大缺點——它們都沒有說江陽是何時建縣的?這就讓人迷惑不解。

  唐代《元和郡縣圖志》卷33《瀘州》的“瀘州”及“瀘川縣”均直接言“漢江陽縣地”,沒有說是秦縣。
北宋《太平寰宇記》卷88《瀘州》載:“秦為巴郡。漢為犍為郡之江陽、符二縣地?!?BR>
  南宋王象之《輿地紀勝》卷153《瀘州》載:“秦屬巴郡。漢武帝分置犍為郡,而犍為郡之江陽、符縣,即今之州城是也?!?BR>
  明代《寰宇通志》卷68《瀘州》載:“秦屬巴郡。漢為犍為郡地。尋以其地置江陽縣,隸犍為郡?!?BR>
  到了清初康熙時,顧祖禹的地理巨著《讀史方輿紀要》卷72《瀘州》仍然載:“《禹貢》梁州地。春秋時巴國地。漢屬犍為郡,后漢因之?!?BR>
  光緒《直隸瀘州志》卷1《沿革》載:“瀘州:……秦為巴郡。漢置江陽、符二縣,屬犍為郡?!?BR>
  由于這些傳世典籍正統、權威,要么跳過秦國和秦朝時期,要么直接定江陽縣在“漢置”,因而江陽縣是“漢置”一說幾乎成為定論。到了現代,人們仍然沿襲此說。

  到了1998年版《瀘州市志》第一篇《建置》的《沿革》,仍然載:“瀘州古為西南夷地。西漢時,置江陽縣?!?BR>  2005年的《中國歷史地名大辭典》解釋江陽縣:“西漢置,屬犍為郡。治所即今四川瀘州市?!?/P>

  甚至到了2017年9月第二版的《中國行政區劃通史》(秦漢卷),也僅僅把江陽縣的建置時間定為漢武帝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而這僅僅是唐蒙開犍為郡設置的那年。這比起《漢書》里蘇嘉于漢景帝六年(公元前151年)封江陽侯都遲了16年,因而始設于建元六年的說法是錯誤的。

  隨著科技的進步,人們在歷史研究中更加注重王國維先生所說的“二重證據法”,即“文獻+文物”,但是這些文獻基本上都主張“漢置”,于是人們又把目光轉向出土的地下文物,力爭尋找到更早的依據。

  《張家山漢簡》是1983年12月至1984年1月在湖北江陵出土的,其《二年律令》里的《秩律》,記載了“江陽”的縣名,以及600石的官秩。這里的“二年”即呂后二年(公元前186年),亦即江陽縣最遲在公元前186年亦即有了(這已經可以否定建元六年即公元前135年之說),但這仍然是漢初,雖然從情理上可以認為這隔秦沒有多少年應該是秦置,但終歸沒有文物來證明。自然,說話就沒有那么硬氣。

  不過,也有一些專家傾向于江陽縣是秦置。如已故任乃強先生在其《華陽國志校補圖注》“江陽郡”下說:“江陽郡,因秦舊(江陽)縣名為稱。治城在江之北岸,故曰‘江陽’?!?010年的修訂版《四川通史》(第二卷)也僅有秦置的結論而沒有提供依據。西南大學教授、瀘州市地方文史研究者趙永康先生亦在其《川江地理略》等著作里贊同秦置。秦時,自成都沿著岷江、長江多次用兵,不可能離開地方的支持,因而在險要地方設縣理所當然?!廡┒頰饈嗆俠淼耐撇?,仍然缺乏過硬的文物的證明。

  史料采用的標準是“唯早唯實”。一朝“里耶秦簡”的驚世大發現,以最短的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計,不僅從時間上比漢景帝六年(公元前151年)最少提前了57年,而且有了文物的直接證明,更是鐵證如山。

  江陽縣的去向

  秦立江陽縣,最初屬巴郡。漢武帝開西南夷,于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派使者唐蒙經過近瀘州城、合江縣而入夜郎(見圖《唐蒙入南越、入蜀及西南夷圖》),說服頭領“多同”歸漢,于是以夜郎國為基礎,割巴郡和蜀郡各一部分,合并成立一個新的邊郡“犍為郡”,最初治鄨縣(今貴州省遵義市)。于是,江陽縣改屬犍為郡。

  在犍為郡時期,因為江陽縣控制長江和沱江,軍事地位險要,因而在犍為郡內設一個“都尉”(掌軍),即“枝江都尉”(“枝江”,即沱江也)?!枰得韉氖?,今天的瀘州市在兩漢大概是江陽縣和符縣的地盤,但據《華陽國志·蜀志》“江陽郡”條:“符縣:郡東二百里,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置,治安樂水會?!閉馓酢鞍怖炙本褪墻裉斕某嗨?。這是秦時期建立江陽縣約一百年之后的事情了,那么在符縣設立以前,符縣所轄的地盤都是屬于江陽縣的。因此,江陽縣包括今天的瀘州市、宜賓市東部及自貢市南部、貴州省東北角等地,其面積不下于一個地級市。

  兩漢時期,江陽縣沿江一帶是比較發達的,引發犍為郡開辟時的引子“蒟醬”,是一種釀造飲料,漢武帝甘之,大概就在川南一帶。今天發掘的漢代石棺也是全國最多的,也是崖墓分布密集區,這些都可以說明當時經濟的發達。至于瀘州市的標志——麒麟溫酒器,也是漢朝時期的作品。

  漢獻帝建安十八年,因為漢安的程征、石謙請求益州牧劉璋立郡,于是將江陽等4縣劃出,單獨設立“江陽郡”(同時仍然有江陽縣,為郡治),與犍為郡并立。這是在古瀘州地的第一個轄縣的行政區劃(相當于今天的地級瀘州市)。東晉時因僚亂,江陽縣荒廢。南朝梁復立,隋煬帝大業元年(公元605年)改為瀘川縣。

  1996年瀘州市行政區劃調整后,瀘州市市中區更名為瀘州市江陽區,仍然是城區,于是作為縣一級行政區劃的“江陽”恢復,至今已經23年了。

  由江陽縣、犍為郡枝江都尉、江陽郡、瀘州到瀘州市,可以說,以今天的瀘州市中心城區為治所的歷代縣城、州城,都是同一位置。這在二千多年的各地歷史風雨中是罕見的,這主要是由長江和沱江交匯的地理情況所決定的——這也正是設江陽縣的原因。顧祖禹在《讀史方輿紀要》里回顧了瀘州的軍事大事后說:“州西連僰道,東接巴、渝,地兼夷、漢,江帶梓、夔,控制邊隅,最為重地?!蚴檔倍餮鮒?,謀蜀者所當先也?!?BR>
  其實,這也正是設立江陽縣的目的,就是扼守二江。從成都、樂山、宜賓下瀘州的長江軍事要道,在歷史上的分裂時期對于整個長江下游的國家,如秦對楚、隋對陳,那是泰山壓頂的巨大優勢,這也是瀘州輝煌的抗元戰爭史所證實了的。

  贊曰:

  江陽古縣乃秦置,而今方得簡牘認。

  滾滾東逝長江水,遙想當年秦王政。

  將江陽縣追溯到了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前后,就是找到了瀘州最早的市縣級建置時間?

  筆者認為:其實還遠不能這么說。一則,隨時都有可能還有新的文物給我們驚喜(光是這《里耶秦簡》,目前整理出版的也只是5冊里的前2冊);

  二則,從情理上說,戰國秦于公元前316年滅掉巴、蜀2個古國,推行郡縣制,就有可能開始沿著重要水陸干線置縣。因此,江陽縣的建置應該早于公元前208年?!雜謖庖壞?,《里耶秦簡》(第一冊)已經發現木簡中有記載,資中縣(治今資陽市)建置于秦王嬴政十一年(公元前236年)之前,僰道建置于秦始皇嬴政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之前。江陽縣的建置,與此應該大致差不多。(羅家祥)

  (作者系樂山市政協特邀文史研究員、犍為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魅影时时彩计划软件 | 誠聘英才 |
    篮球直播 75秒极速时时网站 老铁牛牛技巧 时时彩热号变冷前奏 赌大小怎样玩 大乐透质合走势图表图 大乐透1000期走势图 3d怎么玩的 买彩票到底有没有稳赚不赔的办法 七星彩专家预测号码 七星彩投号技巧 7星彩预测号码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费 快乐十分任四稳赚技巧 彩票稳赚计划 五分时时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