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塵封的時代記憶 難忘那青春韶華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5/24 17:17:05

  1956年5月28日,位于原來的四川省永川縣境內的黃瓜山構造1號井開鉆,川南油氣工業性開發的序幕由此揭開。

  從此,一張東起綦江縣,西至長寧縣,南及敘永縣,北達潼南縣,橫跨重慶、瀘州、宜賓3個市17個縣的大網漸漸織就。它網絡的,是原四川石油管理局川南礦區下轄的氣田范圍,也網絡著區域內的青年才俊。

  遺落的川南往事

  ●劉  玲


 ?。ㄒ唬?/STRONG>

  川南礦區員工的籍貫構成中可分明尋見如玉帶橋、藍田壩、鄰玉場、泰安鄉這幾處地名的蹤跡,作為川南區域油氣田勘探開發的先行者和元老,這些人從年輕時就相遇,且伴隨四川油氣田的發展壯大,攜手走過了63年。如今,他們有的散落在川南的各石油基地里,有的隨子女遷徙他鄉。在石油基地里生活的七八十歲的“老石油們”,一見面,依然會用各自在工作崗位上的職務來打稱呼,熱絡中帶著恭敬和體貼。

  川南石油基地以瀘州市為中心向四周輻射,距離瀘州市最近的一個基地是位于龍馬潭區玉帶橋一帶的炭黑廠。炭黑廠始建于1958年,其產品專供關系國計民生的軍工、重工業等行業,在當時具有非常重要且不可替代的作用。

斗補強爐法炭黑獲四川省優質產品證書

  1959年春天,13歲的炭黑廠新工人劉長春,在單身樓宿舍前種下一棵樹,如今,樹已參天,英姿勃發;而他,今年滿了73歲,不會用智能手機,不怎么看電視,一年到頭也難得離開炭黑廠。這里的生產生活格局同幾十年前一模一樣,時光似乎靜止。1959年成立瀘州氣礦時的礦機關辦公樓如今還在廠內。像劉師傅這樣的老炭黑廠人,對這里的一磚一瓦都津津樂道,哪年修,哪年搬,哪年為何事發生了變化。對他們而言,環境并不優美,布局還有些凌亂的老地方是值得眷戀的,在這里能看到自己走過的路,想起炭黑廠鼎盛時期的興旺。

玉帶橋附近的菜農依然會到炭黑廠里擺攤賣菜



礦大門還在藍田壩憲橋,是3路、128路、18路公交車的必經站點

  近十來年,炭黑廠在靜止中生息,其周邊卻在大興土木、加速城市化。當有一天,炭黑廠人聽聞,自己生活的這個地方已被瀘州市民稱呼為“城中村”,心里頗有些詫異和失落。這些年,拆遷的傳聞三天兩頭光顧一回,人們對炭黑廠的未來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想象。

  炭黑廠的拳頭產品“冶金炭黑”仍在生產,只是規模萎縮,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盛況相去甚遠。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曾經的炭黑廠人以滿身黢黑為榮,今天則因炭黑生產附帶的污染問題,而被周遭居民投訴。走在落寞的炭黑廠內,無法想象出曾經有一兩千職工在這里忙碌,有一兩千個家庭在此生息。子承父業的炭黑廠子弟屈指可數,更多的子弟,帶著對這里的記憶去往更廣闊的世界。

 ?。ǘ?BR>
  川南石油基地的核心在藍田壩、鄰玉場、三號信箱一帶,川南礦區人稱這一代為“后勤”。這樣的稱呼很有石油特色,與“后勤”相對的概念是“前線”,也就是說,在川南油氣勘探的歷史長河中,后勤一帶分布的石油單位都是生產輔助和生活基地的性質?!澳睦鎘惺?,哪里就是我的家”,是石油工人最準確的寫照,前線干的,是翻山越嶺、尋油找氣的活兒,餐風露宿是常態,跟著油氣勘探的步伐像候鳥一樣遷徙也是常態,所以,后勤是他們安息的地方。



子弟一校依然還在礦大院里,但這里的學生不再是石油子弟

  后勤能滿足科研攻關、大型機具設備維修保養等非野外工作的需求,也能為前線石油人及其家庭提供照顧,所以,這一帶有管理機構、學校、醫院、生活區等。

  毗鄰藍田機場的原川南礦區礦大院,沿長江泱泱一大片,平坦開闊,是1978年川南天然氣勘探指揮部更名“川南礦區”后的最高行政機關。最優秀的人才在此聚集,最重要的命令從這里發出,最重大的決定在此產生。

  2000年前,這里的中心地位不可撼動。它有全礦區最多的樓房、最氣派的禮堂、最完備的后勤保障體系,最森嚴的辦公場所,甚至最有檔次的招待所。而僅僅四五年間,這里逐漸變空、變大、變蕭條。

  回過頭看,2004年是川南礦區城市化進程的起點。自給自足、小富即滿的石油基地生活先是因重組改制而動??;之后,城市巨大的吸引力洞穿了封閉體制所維持的安全感。去城市,去更大的城市;去買房,去更熱鬧的地方買房。就這樣,無數的石油人告別原鄉,為各大城市的房地產事業添磚加瓦。

  留下來的,是因重組改制被劃出石油體制的子弟校老師們。2000年,礦區子弟整體移交地方,子弟校的優越感和矜持從此掃地,這些受過專業訓練的優質師資力量轉為事業編制,為瀘州市教育事業的進步發展注入活力。原川南礦區子弟中學成了瀘州市第25中,子弟一校成了立行路小學,子弟二校成了第十八中學小學部……
就像是壯士斷腕斷掉的那只手,子弟校成為歷史,無法再抓住人心。為了教育,更多人出走礦區,砸鍋賣鐵地把孩子往城市里的重點學校塞。于是,曾經最熱鬧的鄰玉場及后勤一帶,以飛快的速度空心化。
能離開的,都在離開。

  走不掉的,只有老人、空房子及記憶。

 ?。ㄈ?/STRONG>

  意外出現在泰安鄉化肥廠。

  如果說在川南礦區眾多的下屬單位中存在鄙視鏈,那鄙視鏈的底端就是化肥廠。

  論歷史,它1979年才成立,太年輕;

  論地位,成立的初衷竟然是生產化肥用作耕地補償,多余的才對外銷售;

  論效益,1989到1990年是扭虧為盈的好年份,但盈利還不足10萬;

  論位置,簡直就是荒郊野嶺,廠里的子弟只能上鄉村小學……

  關鍵是,它處于油氣勘探開發的最末端,生產的產品需要與市場接軌,可以想象,當市場經濟大潮席卷而來時,這個只想自給自足的小小化肥廠怎么受得了?

  國有體制改革的利刃最早插在它身上,“從頭再來”的歌聲最早在這里得到共鳴。于是,這里的年輕人最早想去外面闖蕩,這里的中年人最先考慮去城市尋生機。

  2000年前后,化肥廠的職工們陸續在市區買房置業,毫無疑問,他們不自知地乘上了房地產業騰飛的東風,幾萬塊的購房成本在十年后變成幾十萬的售房款。

  更令人驚喜的是,瀘州市中心開始朝著泰安的方向擴張,在川南礦區眾多石油基地中,唯有化肥廠的價值得到變現,因毗鄰4A級風景區張壩桂園林,城際快速通道把這里與城市相連,房地產開發向著這一帶擴張,交通、環境大為改善,許多化肥廠人通過與房地產開發商達成協議,置換到碧桂園的電梯公寓。

  在度過那么多無望的歲月后,化肥廠終用它的一磚一瓦,反哺對它不離不棄的人。

  短短不到二十年,滄海桑田的命運感竟然以如此具象的方式呈現??詞突氐氖⑺バ頌?,就像看人生的起承轉合,如此短促,如此靜默,如此激烈又如此不可知。

  如果門窗有記憶
  會伙同陽臺給自己加戲

  ●譚沁汶

  生命是一場受過巫法的大詛咒,注定腐朽,注定死亡,注定扭曲變形。 ——張曉風《歲月在,我在》  

  給我一個解釋,我就可以再一次相信人世,我就可以接納歷史,義無反顧地擁抱這荒涼的城市?!畔紜斷甘切┙興寄畹難頡?/STRONG>

  我小時候和大多數石油子弟一樣,也住在“神秘”基地。家里的平房像賀卡一樣延展開,門口一棵老大的樹,樹下一條搞不清楚為什么存在的小河溝,我常蹲在那里刷牙。房子正面就是子弟校的籃球場,籃球架上吊著爺爺用板凳做的秋千,我洗完頭就在上面蕩漾。每每歡脫之時,總會遇上要打籃球的熱血男子。于是,就有一個披頭散發的小姑娘跟一群小伙子干架。

  我家隔壁也是戶型一樣的人家,主人是我爺爺的同僚。他有一雙兒女,長得都很好看。兒子大概工作了,我很少見到。女兒還在讀書,戴白色的壓發,穿鵝黃色的連衣裙。大約是看她漂亮,我亂了輩份,不叫阿姨,叫姐姐。我常去他們家玩,在床上打滾,看她坐在窗前寫作業或書信。錄音機里放著那個時代最流行的歌,“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地愛上你,沒有理由,沒有原因”。有一陣子,我們兩家鬧矛盾,爺爺不讓我去。我就在窗外聽,扒拉著窗框掉下的漆皮,我想我以后也要長成窗子里面那樣的姑娘。

  基地的植被總是很茂盛,夸張的爬山虎、溫柔的小葉榕、熱情的鳳凰樹,還有風靡一時的浪漫法國梧桐,讓這里很像一個風格雜糅的世外森林。春夏來的時候,連房頂都會長出綠色的頭發來。我就在門口喊王大寶、張麗麗和劉小明。我們在森林里赤腳瘋跑。這樣的孩子必定是十分膨脹,才會認為自己能變得文靜。

  除了大腦前額葉發育的兩三歲之前,春夏幾乎保管了我全部的記憶。奶奶曾不厭其煩歡樂地補充說,我在辦公樓下面的空地拉過屎撒過尿,多年后我都不敢直視掃地大嬸的眼睛。直到王大寶、張麗麗的奶奶也來補充孫子的故事,我們終于惺惺相惜。

  因為兒童節在舞臺上跳小蜜蜂收獲一堆好評,家人也帶我去電影院看外國人演的電影。我一點也看不懂屏幕上的人在說些什么,只是在男女主角越來越接近時,媽媽遮住了我的眼睛?!班?,羅密歐,你為什么是羅密歐”“啊,朱麗葉,你為什么是朱麗葉”。多傻,這不是爸媽取的名字嗎,還用問?我就從來不問爸媽,我為啥叫狗蛋兒。我覺得還不如和小伙伴去看老年樂團嘰里呱啦的演奏。

  后來,我們都搬進了樓房。隔壁家的孩子會來我家看《奧茲國歷險記》,隔壁家的媽媽會來我家炒回鍋肉,我則去隔壁家繼續打滾兒。兩家人的陽臺挨得很近,近到我常夢見自己只身爬過去。媽媽說過不許,我這個夢圓不了。何況還有那些彩色的內衣在風中招搖,阻礙著我前行。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是很美好的,至少對那個年代出生的人來說是這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神州大地,樓上樓下電燈電話,電視機錄音機,港臺流行歌曲,進口動畫片,日益增長的GDP……廣大人民的幸福生活像花兒一樣慢慢綻放。

  隨著時間的推移,如今,藍田壩、炭黑廠、327,這些因為時代而凝聚的意義都在離我們遠去。在我們生活的平行世界中,有高樓大廈,也有殘垣斷壁。有的地方已經在新的五年計劃里興起,有的地方仍活在上個世紀。

  沒有刷漆的墻面,裸露在外的磚瓦,是時代快速進步的孤兒,卻又是時代記憶的寵兒。大院、廠房都在消失,熟人社會漸漸淹沒在城市的荒漠里。現在,幾扇來自上世紀的門窗和陽臺,攜帶著穿越而來的氣息,在印證變化和遷徙。它們隔開的世界,有時候是隔壁,有時候卻是田園,是巨大的時空,供人緬懷。 

  現代科學技術的發展,讓“我們進入一個無法遺忘的年代。網絡永遠記住了我們,我們在數字時代實現了永生?!弊⒍ǜ嗪團で湫蔚奈鎦駛蛐碇戰?,可生命也會頑強尋找它新的活力。

  《未來簡史》里說,智人在發展的過程里放棄意義,尋求力量,改變命運。屬于這些物質的未來是什么,我們還無從得知。

  作為一個石油子弟,在這個因為門、窗戶和陽臺而虛構的故事里,我并不存在,卻又確實經歷。

  我相信,一切的故事都沒有大結局。

 ?。ㄍ輳?/P>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魅影时时彩计划软件 | 誠聘英才 |
    双色球开奖结果顺序 北京pk10计划 有重庆时时彩预测龙虎 藏分出款是藏分后马上出款吗 棒球大联盟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 福建时时讨论群 广东时时开奖号码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付款协议书范本大全 黑马计划软件免费版 双色球如何买不赔钱 这样买彩票你会稳赚不赔 哪里有快三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