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徐瀲:“紅桔詩人”元剛的鄉情歌詞

文章來源:川南在線 更新日期:2019/3/21 14:25:15

  新的時代,需要創新,需要飛翔的思想,也就需要有一代正常的聯想和想象,那么音樂就是其基因鏈。美國人曾震驚于前蘇聯最早“飛翔太空”,便耗資無數,耗力無數,結論就是:美國大學沒有開設音樂課。所以我們也有理由,讓“唐詩宋詞”飛起來,讓“和平、和諧”飄揚起來,那么祖國的未來才會更加美好。

  正是居于此,音樂人元剛的歌詞,前景才會一如楚天。



元剛參與大型紀錄片《千里走進赤水河》

  我是有這個信心的。因為他有這個堅實的創作底蘊,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元剛就出版了詩文集《獨對伊人》《瓶裝的火》《透明的水與火》三部,并被冠以“紅桔詩人”雅號。如元剛的紅桔詩歌代表作《邀你到一只紅桔上作客》:“桔香做請帖。千里之遙/邀你到一只紅桔上作客/變成小花蟲,紅絨毯上/朝飲清露,暮眠翠葉/許多簡單又沁涼的話題/乘一曲《桔頌》,去親熱/所有芬芳的開端,緋紅的完結”。這魔幻般的想象力氤氳著青春的激情與活力!

  如文學史上唐詩到宋詞是兩次“文峰”的躍進,那么元剛以一位優秀詩人敏銳的觸角和想象力進入歌詞創作領域,所以不可否認,他是駕輕就熟、高人一籌的。這也許正是元剛歌詞顯得異于常人和出類拔萃的由來吧。

  一、在“地域”歷史文化底蘊里,打撈起創作的“藝術”

  元剛走過許多地方,還是回到故土酒城——瀘州,挖掘了許多“唐詩宋詞”的元素,以音符的旋律,放飛家鄉改革發展的新氣象,這正是“握得著鄉愁”。

  如瀘州市江陽區的形象歌曲《醉江陽》。江陽是酒的“故鄉”,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國窖”所在地,也是杜甫、蘇軾、黃庭堅、韓愈、楊升庵、張船山們客居過的“后花園”。這些文化的積淀,是繞不過去的“醉江陽,飲千年芬芳/酒在江上,夢在醉鄉/萬千詩酒層層浪/臨江仙唱狀元郎”(歌曲《醉江陽》)。



元剛與歌手錄音現場交流

  所以作者深情、自豪地嘆到:“醉江陽,怎禁得風過瀘州帶酒香/美江陽,俏佳人長沱兩江辮子長”,“江之上/夢之上/酒在心上”(歌曲《醉江陽》)。因為自漢代以下,江陽釀酒、飲酒就很盛行,到了宋代已是“江陽酒有余”(黃庭堅詩句)了。

  瀘州自古以來的美,化作元剛筆下“美江陽,芳名流八方/水的骨肉,火的衷腸”的抒情調。正是:“城下人家水上城,酒樓紅處一江明。銜杯卻愛瀘州好,十指寒香給客橙?!保ㄇ濉ふ糯健隊姐蛑蕁罰?BR>
  韋莊也云:“瀘川杯里春光好,詩書萬卷楷春老?!薄盎戚盒菁?,枝頭喜相撲?!?BR>
  而楊慎寫于瀘州,為人們廣泛熟知的《臨江仙》詞中,更是寫盡“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的曠世喟嘆。 

  江陽,這些豐厚的文化底蘊,為元剛的創作提供了扎實的歌詞素材。

  又如瀘州市龍馬潭區的區歌《逐夢長江》。走過歷史的春天,走過改革的春天,走過人生的旅途,那“兒時做的夢,白馬化作龍/龍入碧潭中,遨游大江東/家在城下住,城在水上游/酒美水美人也美,萬家燈火一江紅”——寥寥數語,既點出龍馬潭的來歷,又道出了作為江城、水城、酒城的絕美韻味;“千年水碼頭,做著新的夢/一港通天下,吞吐勢如虹”,讓港城在新時代迸發出新的光彩。歌曲高潮“江水有多長,夢就有多美/長江萬里,伴我夢飛揚”,鏗鏘而昂揚的歌聲里,包含了作者對故鄉“青山綠水”里能夠“覓仙蹤”而豪邁自豪的思緒。

  故鄉的情總是潛在于作者的心底,由此在元剛的歌詞里,如果說這有“形象宣傳”的味道,我則更認為,這是深埋在他對故土情感精神里爆發出來的贊美。正如鐵凝在《新時代中國文藝的前進方向》里所說:“作為新時代的作家藝術家,我們更愿意去辨認人們的表情、神態、語言與行動,以及隱藏在其下的思緒、情感與精神圖景?!笨杉?,元剛歌詞的基調,包含了他對故鄉真摯的情感。

  這種情愫,是一個歌詞作家最為基本的要素,也是最好的要求。

  再如他為歌手張媛媛創作的主打歌《緊緊愛》,以電音伴奏的嗨歌節奏唱到“只要現在,盡情High/只要現在,盡情愛/不要等將來,也許它并不存在/別讓后悔  找上門來”;其節奏的急促感渲染出親情、愛情、友情的緊迫,“不要等,現在的每天最精彩/不要等,花兒明年會不一樣的開/親人戀人好朋友,每個都緊緊愛/每秒都可貴,去了不再來”,繼而大聲的呼吁“別總說找機會,要就要趁現在”“想你愛你,馬上就要見到你/想你愛你  馬上就要說出來……”筆者曾經在演出現場聽過歌手的演唱,震撼的音樂和電音風格生出一種直抵心靈的力量。



歌手張媛媛演唱元剛歌曲《緊緊愛》

  正基于此,元剛的歌詞里沒有低級趣味的東西,也沒有“腐朽沒落”的情調,而是充滿舒暢、輕快的新時代的音節。

  又如《家國榮光——瀘州江陽建設集團形象歌曲》“每一磚,每一瓦/建設小家建大家”,由建筑業的特性提煉上升到“家國情懷”,即“為了大家為國家”,“家國夢想我的榮光”。

  在當下,有一種“娛樂至上”的怪現象。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社會“符號”。而元剛的創作,遠離這樣的“怪事”,卻表達出“正能量”的心聲,歌頌時代的進步、發展,激勵人們去憧憬美好的未來,這就是我值得評價的地方。

  即使是抒情的《版納紅豆》,也是美好“愛情”的遐想。歌詞里吟唱到:“三千里外,默默的紅/一萬年前裹著相思濃/穿過一首古詩輕輕握你在手中/小小的符咒 ,版納紅豆”,又復嘆到“驀然回首依舊相思濃/穿過一首古詩悄悄種你在心中/愛情的宇宙,版納紅豆”。這種超然“地域愛情”,不能不說“版納相思”(紅豆)的美好,“云之南”的美好,一種“文旅”精神的美好。
   
   這才是作家藝術家創作的藝術價值的“共同體”。

  所以,我們必須注意,無論是什么文藝創作,其作品內在“精神價值”一定是我們必須共同遵守的文藝“價值規律”。

  二、語言藝術,才能讓“唐詩宋詞”舞起來

  古代詩詞戲曲,本來就可以吟唱的。從語言作品創作之始,就與“杭育”之曲調相接,所以,現代歌詞當然應該有它的語言藝術,這樣才會讓新時代的“唐詩宋詞”飛起來。

  故此王國維在《人間詞話》第一則對詩詞的藝術境界就說:“詞以境界為上。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彼驕辰縲琛案吒瘛焙汀懊洹倍?,“高格”即超逸之風,自然的才有感自己之所感,言自己之所言;“名句”即作品語言之魂,有了“名句”,作品的神魂才會相依而成,而作品之“氣”而自出矣。

  元剛在《狼煙》里 “大漠曠遠,血紅落日圓/戰鼓動地傳,旌旗接連天/風云漫卷度邊關/鳥飛絕,英雄嘆,直直的孤煙”便有單音節詞和疊詞,以白描式就把邊疆的“狼煙”勾勒出來,而在“信念的旗桿,挺拔的誓言/橫刀立馬,遍地的狼煙”里的“旗桿”“橫刀”的意象,把詞中“人物”馳騁疆場的英雄“性格”凸顯出來,而“遍地的狼煙”,也體現了似稼軒“欄桿拍斷”為國“誓死”的英雄氣概。

  所以王國維在《人間詞話》第六則也說,“境非獨謂景物也,感情亦人心中之一境。故能寫真境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奔礎拔鍇欏畢嘁老噯?,境界便成。但境界不會自成,第七則便指出,“‘紅杏枝頭春意鬧’,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北憬獯鵒司辰?,是通過語言藝術表現出來的。

  故歌詞的語言藝術,是“載不動,許多愁”的“載體”,是“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潛流”的方向。

  即“無我”和“有我”之境的哲學思辨理解,是“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人生境界。我歷來主張文藝創作,不外乎要表達人生(包括哲理)和人性,這樣作品才能到達詩意的人生智慧的境界。

  而“瀟湘月如輪,映照衡山頂/瀟湘月如鉤,斜掛鳳凰城”(為李玉剛首席大徒弟孫霄磊而作的《瀟湘月》歌曲)以對文的形式,把“蒼穹”下的“瀟湘”,就展現了“處處畫中人”之妙?!短焓妗芬浴襖醋隕醬?,孕于自然/本是凡塵石,修煉補蒼天/五彩悠然,妝點大千/蒼穹之上唯你酷炫”起筆,以“古風”式語言筆法,如水墨畫般的韻律渲染出“深情悠遠,動人心弦/女媧的故事,記憶溫暖/天有箴言,似玉生煙/天石傳奇歲月流傳”——一塊滿載千年神奇的“天石”躍然紙上。而在副歌的高潮部分,元剛以短短四句歌詞凝練
地表現了一塊凡俗塵石到天石的修煉過程:“從平凡到非凡/天石閃耀,閃耀光焰/我和你心相連/驚艷天上,天上人間”。



歌手張靜演唱元剛歌曲《天石傳奇》

  詩詞在內容上,是“流水”式再現,而歌詞,是“截面”式歌吟。所以歌詞往往抓住一個“點”,以復踏,或反復式的吟唱,以音律和曲調相伴,恰如一束光倏然直達“讀(聽)者”的心靈。

  我特別想在此,就元剛為納溪特早茶寫的一首歌《川香綠》再費些筆墨,因為這首歌詞曲唱都十分優美,得到聽者的極大認可。正如元剛自己所言:“我把茶歌當愛情歌來寫”。就此意義而言,這首歌堪稱典范之作。歌曲首段:“自從與你淺淺相遇/青青小葉藏著暖暖春意/云溪茗香喚醒春來早/執手依依,不誤佳期”——寫人嗎?是;寫茶嗎?是。妙就妙在,既是寫人,也是寫茶;既是寫茶,也是寫情。歌曲第二段:“自從與你深深相知/濃濃川香品味脈脈情意/滋潤心脾細數光陰美/綠韻悠悠,不負相思”。由“淺淺相遇”遞進到“深深相知”,同樣在句句既寫人也寫茶,既寫茶也寫情。如此渾圓一體的筆墨,當到達副歌高潮部分,才有了那人與茶、茶與歌、歌與人的“最美相遇”:“最是那最美相遇川香綠/沁心的慰藉,半個世紀/驚艷了水墨丹青的旖旎/峰尖沉吟,無憂心事//最是那最美相遇川香綠/傾心的相戀,一生知己/縱然是一帶一路走萬里/日月沉浮,無憂天地”。正如我曾評論官國柱的《那溪那山那茶》一書所說:植根于山水的靈動與茶葉的語言藝術,又超越了區域(地方)文化;文化是靈魂,如一廟居于一山,一室棲于一水,而動靜相宜;似人與自然,虛實而脈通,靈氣也。

  這也是符合“合天人通道藝”傳統審美的美學意義的。



納溪特早茶茶山風光

  當然,曲調具有多樣性,才有“境”,也才會讓“唐詩宋詞”的內容具有豐富多彩的空間。

  看優秀的歌詞,是一片風雅;而聽好聽的歌曲,才會有一種美妙。

  所以欣賞歌曲,如看齊白石的畫,一只蝦,有靈動性,而在于四周是靜的“水”,整體來“玩”才是藝術的。

  元剛傳給我的36首歌詞,都是完成詞曲唱編的成品歌曲歌詞,我在此只是列舉幾首歌詞,難免掛一漏十。故一件藝術作品,不可能把社會生活和人之情感都一一地再現出來,只能把個別有“價值”東西盡量地展示于讀者面前。而元剛從詩歌到歌詞創作的華麗轉身,如“唐詩”到“宋詞”的躍進,其歌詞也將會“舞”起來,這又讓我有了“到一只紅桔上作客”的感覺——新時代,讓“鄉愁”舞動“唐詩宋詞。

  徐瀲簡介:

  系全國中語會文本中心研究員,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四川省中語會會員,瀘州市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四川文學藝術院副院長、《西南作家》雜志編委、《西南作家·新蕾》雜志副主編;創建有“瀘州本土文學教育工作室”,國內外發表文章近200篇,參編和著11部專著(含內刊)?!?。(圖片提供 元剛 徐 瀲,四川省文藝評論家協會)

編輯:溫華譙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魅影时时彩计划软件 | 誠聘英才 |